海外弘法
  續佛慧命
  世紀浩劫-九二一
  弘揚地藏大願心
 
 


我與地藏菩薩之因緣— 海外弘法

逃過生死的告白
編按

仰仗「地藏八關戒齋大法會」虔誠懺悔的功德力而減輕障礙者,不計其數。尤其在民國七十七年(一九八八)八月一日,檳威大橋碼頭的坍橋事件中,有一位親歷這場災難的當事人∼劉梅蓮居士,現身說法,道出她的心聲。

  走過生死的險關,才知道生命的可貴!
民國七十七年(一九八八),是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年,如果沒有地藏菩薩
救我,可能我已經罹難身亡了!今日重生,內心有說不出的感恩!感謝地藏菩薩救了我一命!

我住在馬來西亞的北海省,因恭聞有一位來自台灣的地皎法師,將在檳城 的佛教總會主持地藏八關戒齋法會,當時大家對地藏菩薩的大願與地皎法師度眾的悲心,興起一股敬仰之意,所以我們特地從北海到檳城,參加這場「地藏八關戒齋大法會」。

法會圓滿的次日,我們正準備從北海的渡輪碼頭,搭船到對岸的檳城,觀賞六十年才一次的觀音大遊行。

  當時碼頭擠滿了人潮,難得有一席立足之地。就在簇擁群集中,我們站的
碼頭突然開始搖晃,眼見支撐橋頭的鐵架,搖搖欲墜。

  剎那間,突然一聲巨響!我們站的碼頭坍塌了!當時整個人失去了重心,如同身陷無底洞一樣,橋上的群眾,瞬間都落入海水中,鐵架、木板一一崩解離散,四橫五陳地壓在我們身上。

  在這片人壓人的混亂情境中,有的人手斷了,有的人腳斷了,有的人被鐵
架壓到頭部,鮮血如水龍頭般的流出,海水被鮮血染紅了;在這片慘不忍睹的
景象中,令我畢生難忘的是,當時我被一塊大木板壓住,不由自主的一直往下
沉,鹹苦又泛著汽油味的海水汩汩灌入口中,一股強烈的窒息感,幾乎戰勝我
的求生意志,內心簡直恐慌到了極點!

  就在無助絕望之境,突然興起一念生機!我使盡全力,不停地大聲吶喊:
「南無大慈大悲•救苦救難•地藏菩薩摩訶薩!」「地皎恩師!地皎恩師!趕
快救救我!」

  在浮浮沉沉當中,我幾乎沒有半點妄想,只有一心吶喊「南無大慈大悲•
救苦救難•地藏菩薩摩訶薩」,「唵缽囉末鄰陀寧娑婆訶」,並不斷呼喚「地
皎恩師!地皎恩師!趕快來救我!」

就在渾然忘我之際,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,將我從深不可測的海水中支撐起,然後慢慢將我救上岸。

被救上岸後,我已精疲力竭,看到岸上陳屍遍遍,數十具屍體,有的缺手、有的缺腳,而正被急救的人,也已奄奄一息。在短短幾分鐘內,許多轎車都被壓成廢鐵,幸好自己只受一點皮肉之傷。

深夜時分,眾人進入甜美夢鄉,然而,檳威大橋碼頭卻一片愁雲慘霧,我心有餘悸地跪在岸邊,遙望海天一色的黑暗遠方,回想昨天在地藏八關戒齋大法會中,地皎恩師曾提起民國七十六年(一九八七)初,她三步一拜行腳到升旗山上時,已敏感地覺得檳威大橋碼頭有共業將現前,會有很多人喪生,所以才發願每年到佛教總會,舉行地藏八關戒齋法會,帶領大家禮拜地藏寶懺,稱唸滅定業真言,祈願眾生業障減輕,共業減輕。

地皎恩師但憑一股「不畏艱辛,為所當為」的悲心願力,漂洋過海來到馬來西亞,帶領我們這批與她素昧平生的佛友用功懺悔,力搏重重障礙,她那念「我見眾生苦,我心熱如火」的大悲心,救拔我們出離苦難。要不是遠在一年多前,恩師即不斷地默默為這份難以逃脫的共業祈求懺悔,我們怎能再見今夜的閃閃星光?想到這裡,我不禁泣不成聲。

  走過生死關頭,才知道生死是怎麼一回事!
  從此讓我更深刻體會到地藏菩薩的願力,是何等偉大!而地皎恩師的悲心
,又是何等深切啊!

結語
「業報至時,非空非海中,非入山市間,無有地方所,脫之不受報。」未結識恩師前,梅蓮居士雖已學佛一段時間,但由於未親歷其境,對何為「業障」,始終無法感同身受。

而今,面臨這場突如其來的橫禍,置身在費盡力氣吐了一口氣後,卻不知是否還能再吸一口氣的絕望中,梅蓮居士終於恍然醒悟∼人命無常呼吸間。
原來佛門中每天虔誠迴向的「願我臨終無障礙」,並非理所當然之事,它必須具足非常殊勝的福報因緣。以我們一百五十位參加恩師所主持之八關戒齋法會的佛友為實例,若非恩師力乘地藏菩薩的大悲願,不遠千里來到馬來西亞,虔誠帶領大家用功懺悔,我們焉能仰仗地藏菩薩慈悲救度,一一幸運地逃脫生死險關。

「命是死的,運是活的」,檳威大橋碼頭的災難事件在在證明,縱然置身在共業相繫、眾人隨業逐流的大環境裡,我們猶能憑一己深信因果、止惡向善的覺念,藉由善知識的引渡,力爭上游,開創光明燦麗的人生。

 









加入會員 / 參加功德項目 / 與我們聯絡 ◎訂閱 / 取消電子報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